© はの桑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双黑】Flowers

“要走了哦~”

“快点走快点走。”

“诶,中也你就不挽留一下?”

“啊?你在说什么?你走了之后我可是就不用天天胃痛了。”

“哦,说的也是。没有恶心的日子真是美好啊~”

“啧,快点滚。”

“你才是。”

———喉咙…好痛。

一脚把太宰踹出门去,迅速地关上门。

“咳咳。”血红的玫瑰从口中吐出,鲜艳的像是能照亮整个房间。

中也将花朵扔向墙角。

 

 

太宰治又成功的完成了一项复杂的任务。

{哎,如果是中也的话,就不需要费这么多时间,直接杀死就好了嘛…}

“咳咳。”太宰用手捂住嘴巴,{啧,果然一想到他就觉得恶心。}

“感冒了么?最近一直在听你咳嗽,要不要休息一段时间?”国木田有些担心的问。

“不用在意,只是在变魔术而已。”说罢便拿出一朵山茶花来。

淡淡的粉色,{估计是假花吧。}国木田不禁想到。

“那么,将这个放在哪里好呢?”太在四处张望了一下。跑到刚才被打晕的人体旁边,将花别在那人的头发上,“嗯,这样就好看多了。收工!”

一片红色的花瓣从花朵上凋落。

 

 

“中原大人,请帮帮我,我已经没有退路了。”

中原中也看着头发上别着一枝花的男人不禁有些好笑。

“啊…对不起,我不该如此凌乱的就…”

“算了,是武装侦探社干的吧。”

“为什么…是。”

{山茶么,谨慎而又孤傲,啧,还挺适合他的。}

“咳咳…”

“中原大人,那个…“

“既然想让我们帮忙就拿出点诚意来,你先回去吧。“

“是,拜托您了。”

玫瑰,被黑色给污染了。

 

 

 

“啊,我果然最讨厌疼痛了。“太宰用手紧紧地捂住胸口,{已经蔓延到了心脏了么。}

“咳咳…咳咳咳…”血色的花瓣将床弄得凌乱不堪。

太宰没有在意满床的混乱,径直的躺了下去。身体因为疼痛而时不时的颤抖。

“看来,已经没有其他办法了…“太宰少有的露出了一丝疲倦。他缓缓地直起身来,拂去身上的花瓣,穿上风衣,走了出去。

太宰推开门,屋里的人异常警惕的将上膛了的枪对准他的心脏。

“诶~中也都知道是我了,怎么还这个样子呢?”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。

“你这么晚来,总不可能是为了吃宵夜的吧。”中也声音很冷。

太宰四周打量了一番。看到了那一堆堆在角落里的花。

———花的残骸,花的腐烂,花的鲜艳,花的污浊。

 

 

这是一个充满了铁锈味的吻。

他们都不喜欢这个味道,却又越吻越深。

花瓣顺着血液与唾液的混合体滴了下来。

———红色的山茶花。

咳出来的花朵,被撕咬,啃食,舔舐,散发出危险而又迷人的味道。

———停不下来。

身体的疼痛,竟只有对方能让它消失。

———这一吻结束,就都结束了。

他们拥抱在了一起,身体紧密相贴。

———得了这种病,那又如何?

顺从着本性,为对方脱下衣物。

———这只是各持所需罢了。

抚摸着对方熟悉而又陌生的躯体。

———心,不是早就已经死了的吗?为什么…

【我讨厌你。我爱你。】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沉浸在官方给的糖中无法自拔。。。。

有些bug就不要在意了,他们两个好好地在一起就好了。

最后说一句,放假快乐。(这篇文应该是HE,应该是。。。)

 

 

 

 

评论
热度 ( 9 )
TOP